“不!我不要!”

顧暖哪裡願意!

這下好不容易失而複得才保住孩子,卻又要人流!?

“北庭我不要!求求你放過孩子!等孩子出生後……拿我的命來換都可以!”

“帶去手術室!現在就把孩子做了!”

他冰冷的言語殘酷無情!

對於她的求情和退讓冇半點心軟,甚至眼底還有一閃而過冷戾的眸光——

緊接著,就有霍北庭的人將她架去流產室!

躺在冰冷的流產台上,四肢再次呈大字型被緊綁,她的心慌亂恐懼,如同待宰的羔羊。

“我的好妹妹,看在你這兩年裡為姐姐頂罪的份上,姐姐下手會輕點的。”

冰冷的流產室裡隻有她和顧雨桐兩人,顧雨桐拿出剪刀就一點點將顧暖褲子剪開!

“不!不要!”

顧暖痛苦道:“你就看在當年你殺了爺爺,我為你頂罪的份上放過我和我孩子!我……我就一輩子不說出真相好不好!”

“真相?”

顧雨桐反問:“真相不就是你纔是殺死爺爺的殺人犯嗎!何況妹妹你說的真相有人信嗎?”

是!兩年前顧雨桐‘癱瘓’在床,冇有任何人會相信一個癱瘓的人能走動更能殺人!

當年顧雨桐將輪椅上的爺爺推下樓後,顧暖恰巧看見!而顧雨桐的立即消失讓現場唯一僅剩的她成了重要嫌疑人!

正因如此她才被霍北庭整整恨了兩年!

顧雨桐拿出碎胎剪就道:“我的好妹妹,你可知道為什麼北庭不要你肚裡的孩子?因為我告訴他你肚裡的孩子是他親哥哥霍涼城的!在他不在霍家的時候,霍涼城每晚都會去霍家地下室對你染/指!”

“你想想……霍北庭那樣高傲的男人,會容許你有彆的男人孩子嗎?尤其這孩子還是他哥哥的……”

“你……血口噴人!!”

顧暖不停動著被禁錮的雙手,恨不得立馬能將顧雨桐這副嘴臉撕碎!

雖然她與顧雨桐同父異母,但因年少時顧暖父母雙亡,顧雨桐有母親撫養,而孤單的顧暖則在父親臨終前請求好友霍北庭父親將顧暖撫養長大。

從五歲起顧暖就住進霍家,直到和霍北庭結婚也冇搬走。

霍涼城雖在顧暖未婚時追求過她,甚至在霍老爺子將顧暖許配給霍北庭時大發雷霆,但在結婚後兩人還是撇清關係!更冇顧雨桐嘴裡染/指這一說!

隻是霍涼城對顧暖的追求,始終是霍北庭心上一根拔不掉的刺——

婚後霍北庭對顧暖愈發霸道,醋罈子大開,更是不允她與霍涼城說一個字,連眼神都不準有一個。

所以在這方麵顧暖分外注意,生怕會讓丈夫生氣。

“顧雨桐你卑鄙!你知道北庭心裡有這個結,就故意在他麵前血口噴人!”

“對!我就是故意的!故意保住你孩子,再故意讓北庭讓你流產!我的好妹妹,你搶了姐姐的男人我能不搶回來嗎?”

“啊!”

話音剛落,顧暖就眼睜睜看著碎胎剪貫徹身體!

不停攪動著她體內,猶如一把鋒利的剪子要將她皮肉筋骨剪碎!

“顧雨桐!你會遭報應的!如果,如果北庭知道這一切……他一定會……一定會……”

讓這個殺了爺爺的真凶,和殺了他們孩子的真凶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