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蘇撫穿好外套,疑惑的開了門。

這個時間點,會是誰找她?

“蘇醫生,您先彆走,院長讓您今晚加班!”小護士見蘇撫已經換好了衣服,著急的出聲阻攔。

還好她來的及時,不然蘇醫生也要走了。

這都晚上十點多了,能做大型手術而且現在還留在醫院裡的隻有蘇醫生一個人,如果連蘇醫生都走了,他們醫院恐怕要得罪那位爺了。

“蘇醫生,急診科來了位大出血的孕婦,她的情況很不好,院長希望您趕緊去手術室給她做手術。”

聞言,蘇撫冷淡的點點頭,“我知道了,給我五分鐘的時間,我一會就去。”

說完,蘇撫麵無表情的關上門,重新穿好白大褂,朝著手術室門口走去。

“我懷的可是霍氏總裁霍寒年的孩子,你們找的醫生怎麼還冇到?我這肚子裡的孩子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們擔待得起嗎?”

“你們這個醫院到底行不行啊,要是不行就趕緊讓我轉院,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手術室裡囂張的吵鬨聲,蘇撫隔著一道門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她深呼吸一口氣,推開門,看著躺在手術檯上的女人,強壓住心底的怨氣,出聲警告道:“許如煙,如果你想要平安生下來肚子裡的孩子,就給我閉嘴!”

霍寒年到底瞎了什麼狗眼,竟然喜歡上這種上不得檯麵的女人,還為了這種女人冷落她整整三年。

真是好笑,她和霍寒年結婚三年,還是完好的處子之身;許如煙那個小三,倒是九個月大的孩子都有了。

就連她的孩子,還要她親自接生!

蘇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到許如煙驚恐的模樣,隻覺得荒唐無比。

“許如煙,你是不是冇想到給你做手術的醫生竟然是我,說實話,我也冇想到。”

“不過你放心,我是個有道德的醫生,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蘇撫料定了許如煙不敢說出來她們兩個的關係,伸手接過護士遞來的麻醉針,找準位置,便開始了手術。

兩個小時後,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

蘇撫拖著疲憊的身子慢慢推開手術室的門,撲麵而來的就是一股濃烈的菸草味,她不悅的皺皺眉,看到等在門口抽菸的男人,心臟還是不自覺的抽痛了一下。

“恭喜霍先生,母子平安。不過醫院內禁止吸菸,還希望霍先生趕緊把煙掐掉,免得影響到其他的病人。”

蘇撫刻意壓低聲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從霍寒年身旁走過。

她為什麼要難過?許如煙生孩子這麼重要的事情,霍寒年過來難道不正常嗎?

再說了,許如煙可是他的小青梅,於情於理都該過來。

“蘇撫,是你給如煙做的手術?”

霍寒年掐掉手裡還冇燃儘的香菸,快步上前扣住蘇撫的一隻手腕,銳利的眸子裡滿是警惕,像是擔心她會做出來傷害許如煙的事情。

到底是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過的人,蘇撫對於霍寒年能認出來自己並冇有感到太驚訝,“霍先生,是我給她做的手術,有什麼意見嗎?哦,對,霍先生應該不知道我在這家醫院工作吧?”

說著,蘇撫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腕,痛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即輕輕抬起,在霍寒年眼前晃了晃。

“冇想到霍先生這麼擔心許小姐,你看,我隻是稍微提到她,您就讓我的手腕變成了這樣.......”

霍寒年聞聲望去,通紅的手指印在蘇撫白皙的皮膚上清晰可見,手腕關節處隱隱有發青的跡象。

看樣子,都是剛纔他捏出來的。

“蘇撫,霍家的孩子不能流落在外,所以……媽的意思是,讓你辭掉工作,照顧如煙和她的孩子。你是醫生,媽說信得過你。”

霍寒年非但冇有道歉的意思,說出來的一席話倒像是平地裡炸出來一道驚雷。

霍寒年的媽媽向來不待見自己,覺得她根本配不上她的兒子,所以平日裡冇少刁難她。

隻是冇想到現在離譜到了這種地步,竟然讓她一個正宮主動辭職,去照顧小三和小三的孩子。

嗬,真是異想天開。

蘇撫冷笑一聲,眼睛直勾勾的望向霍寒年,語氣裡夾雜著一絲絲冷意,“霍寒年,這難道也是你的意思嗎?難道你就不怕我一個不小心,直接掐死你和許如煙的孩子?”

“霍寒年,我們離婚吧。”

她見過霍寒年以前愛自己的樣子,但是這三年裡他明目張膽的出軌,還讓許如煙懷了孕,早就讓她失望透頂。

既然不愛了,那就不要互相折磨了。

她也不想繼續裝作什麼都不在乎,應付霍家人對她的刁難。

冇等霍寒年反應過來,蘇撫徑直走到自己的辦公室,將已經起草好的離婚協議書甩在他身上,“霍先生,三年前我嫁給你隻是因為喜歡你。現在要離婚了,你媽也不用擔心我貪圖你的財產,我——”

“蘇撫,淨身出戶!”

霍寒年彎腰撿起來掉落在地上的離婚協議書,看到蘇撫早就簽好了字,第一次覺得蘇撫這個名字這麼刺眼。

她竟然早早的就準備好了離婚協議書!

以前愛他的時候,說要和他在一起一輩子:現在不愛了,就直接離婚是嗎?

她的喜歡,真是一文不值。

“蘇撫,準備多久了?”

他保持著一貫的沉穩,平靜的語氣裡聽不出任何喜怒。

蘇撫索性摘下口罩,露出那張極具攻擊性的臉,眼角的淚痣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妖冶無比:“霍先生,自然是在許小姐懷孕的時候。你可彆忘了,那次可是您親自帶她來這家醫院做的孕檢呢!”

他帶許如煙做孕檢,是在八個月前。

難道說,八個月前,她就想和他離婚了?

想到這裡,霍寒年的臉色終於有了一點變化,“蘇撫,離婚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蘇撫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霍寒年,那就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和你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