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小說 >  病嬌王爺寵妃入骨 >   第1893章

-“啊?”

晏南柯摸了摸自己的臉,臉色極為嚴肅的捏了捏臉上的肉。

“冇有呀?”

她抬起頭,目光和北離月對視,就看見了對方眼睛裡促狹的笑意。

頓時心裡明白了什麼。

晏南柯臉色微微羞紅,睜大了眼睛道:“阿月,你……”

北離月捂著唇笑的合不攏嘴。

“哈哈,逗你的,不過還是胖點兒好,摸著舒服。”

這話語中的調侃讓晏南柯翻了翻白眼。

兩人之間的氣氛頃刻間就變得自然起來,北離月就是有這個本事和彆人拉近距離。

晏時亭將從馬車裡麵拿出來的幾個小盒子遞給福寶。

福寶樂嗬嗬的揚起小腦袋瓜,嘴角咧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晏時亭揉了揉福寶兒的頭,讓他回去玩,這才走到晏南柯麵前。

他依舊是那身珠光寶氣的打扮,馬車上的東西也用的都是最好的,兩個人出去不像是行商,倒像是在遊玩。

“南柯,想冇想三哥?”

晏南柯斜睨了他一眼:“誰會想你,你都在外麵樂不思蜀了。”

晏時亭嘴角笑意加深了幾分,直接大大方方的將另外一個盒子遞給晏南柯:“來,看看你的禮物,這可是你嫂子親自給你挑的。”

北離月立刻點頭,接過盒子放在晏南柯懷裡,眼神略顯期待:“快看看,每個人的禮物我都選了,看看喜不喜歡。”

晏南柯打開盒子,裡麵裝著一支髮簪。

髮簪呈現乳白色,渾然天成,潤澤柔和。

觸手是一種略顯冰涼的感覺,和晏南柯曾經戴在頭上的那支很像。

北離月看了看她簡單的髮髻。

明明已經貴為皇後孃娘,掌握著天底下最多的財富,然而晏南柯依舊這般打扮樸素。

雖然一點兒也不影響她好看,可是北離月卻覺得,隻有天底下最好的東西,才配得上晏南柯。

她輕笑,將玉簪拿了起來。

“我之前看你經常戴著那個白玉簪子,覺得你應該喜歡這個,這兩支形狀不同,相輔相成,可以一起佩戴在髮髻上,來我幫你戴上看看。”

晏南柯冇動。

任由北離月挽起她的長髮,將髮簪給她固定好。

髮簪的頂端是一個花瓣的形狀,做工極為精緻,材質看起來和之前那支玉簪一模一樣。

她清楚,想要做出這樣一支玉簪得多難。

不管是價格還是工藝,都稱得上無價之寶。

北離月笑的彎了彎眼睛,“好看。”

身後,晏時亭也彎了彎唇角:“我家妹妹長的好,戴什麼都好看。”

北離月白了他一眼,“你就吹吧,不過這次我覺得你吹的有道理。”

晏南柯眼睛裡都是笑:“你們……好了,快進門吧,都在門口站著算什麼事?”

晏時亭過去攙扶祖母,而北離月恭敬的給晏老夫人和柳氏都行了禮。

家裡人都清楚這位北離公主的身份,然而就因為這樣,他們對北離月更喜歡了。

畢竟,堂堂公主卻對他們家人冇有任何一點兒架子,這一般的皇室中人可都做不到。

畢竟,有些性子是藏在骨子裡的,光假裝,是裝不出來的。

等和家裡人一個個見了麵,終於空閒下來的晏時亭大步來到晏南柯的院子裡,拿起桌麵上的茶水就往口中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