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武宗,天地真氣最爲稀薄的山腳下,一間不怎麽起眼的小茅屋裡,透過窗戶望去,一名黑衣少年正伏案托腮,眼軲轆時不時打轉,似乎在斟酌著什麽大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