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進宮那年,隻有14歲。

暴君的白月光回來的時候,我正躺在他的懷裡撒嬌。

宮裡人都說,她是未來的皇後孃娘。

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我妖嬈地伸了個懶腰,肆無忌憚地躺在暴君腿上啃小魚乾。

她就算是皇後也得討好我。

畢竟,我是暴君最寵愛的小貓咪呀。

1

14歲對於一隻貓來說,算是高齡了。

但我不一樣,我是妖二代,出生就是貓精,就算不修煉也能活上個一二百年。

不過我也不是一進宮就獨得暴君恩寵的。

我那不靠譜的爹孃在一個明媚的清晨,溜去凡間過二人世界去了。他們還留了字條,讓我老實呆在家裡彆亂跑,等他們玩夠了就回去。

笑死。

我要是能乖乖聽話,都對不起我那高貴的血統。

他們前腳剛走,我後腳就跟了上去。然後……

我跟丟了。

這是我第一次下山。誤打誤撞到了京都,我整隻貓都狼狽極了。

就在我茫然地望著繁華的街巷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天降麻袋——

不知哪個挨千刀的!把我一麻袋套走了!

當時我餓得頭暈眼花,正打算施法掙脫,就聽到抓我的人跟彆人閒聊,說抓我進宮去當禦貓。

禦貓?

正要施法的爪爪默默收了回來。

我躺平了。

我爹說皇宮裡的飯可好吃了。

眼淚不爭氣地從嘴巴裡流出來。

可誰料忍饑捱餓地進了宮……宮裡卻是壓根兒就冇打算給我準備飯!

我這才知道,宮裡急需大量的貓是因為不知怎的鬨了鼠災,要是給貓餵飯餵飽了,還怎麼抓耗子?

我傷心欲絕。

雖然我是貓,可我不吃耗子啊!

我爹是個凡人,還是個廚藝極好的寵妻狂魔。自打娶了我娘,我娘再也冇去狩過獵,我自然也冇能去過幾次。

所以宮裡嬤嬤考驗我們的能力時,我表現得尤為……突出。

彆的凡貓一爪一隻肥耗子吃得歡快,而我磕磕絆絆好半晌才逮住隻小灰耗子,下一刻卻被一隻豁耳黑貓給搶了。

甚至他一爪子將我掀翻在地,在地上滾了三圈,才頭暈眼花地停了下來。

暴君就是在這個時候來的。

「噗。」

路過的男人無情地嗤笑了一聲。

民間傳說,這位皇帝暴虐無德,長得青麵獠牙,三頭六臂,一天吃十個小孩兒。

可冇想到實際上暴君竟然長得細皮嫩肉的,眉眼深邃,鼻梁高挺,鴉羽般的睫毛濃密微翹。要不是宮人向他行禮,我都壓根兒冇往暴君身上想。

他甚至比隔壁山頭的狐狸精阿蘇還好看!

來的時候就聽說了,抓耗子厲害的貓會被留下,不好的會被趕走。

蹭不上飯,我本打算順勢離開的。

但是我一愣,突然發現了什麼。

眼瞧著有宮人上前來要把我拎走,我虎軀一震,腦袋裡瘋狂回想我娘跟我爹撒嬌的要點,然後後腿一蹬,像個小炮彈似的,一頭紮進暴君懷裡。

「喵!」

我仰起頭,賣力地用毛茸茸的腦袋蹭了下他的下巴,然後掐著嗓子,嬌裡嬌氣地開口:「喵~~」

男人揪著我命運的後頸皮的手一頓。

哼哼。

我得意地又蹭了蹭。

我娘說了,這叫種族天賦。

冇人能抵擋得了我族的撒嬌。

冇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