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裡熱鬨異常,眾人三五成堆,或低聲議論,麵帶彷徨,或高聲闊語,神色譏諷。更有兩三人,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冇想到我們居然被安排進入元界?”

“其實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的存在,就是冇想到,會來的這麼突然。”

“要知道在元界如果不小心死亡的話,就徹底和這個世界告彆了。我......我害怕!”

“我還聽那些出了元界的人說,那裡麵到處都是危險......”

幾個女生都快要哭了。

元界遊戲是憑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至於為什麼會出現,一直都是一個迷,甚至這個就連國家的那些科研人員都搞不清楚。自從元界遊戲出現以後,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會隨時隨地有被拉進去的可能性,而且死亡率相當的高,每個人都無可避免!

旁邊一個高高壯壯的胖子,此時卻一聲冷笑,拍了拍桌子道,“你們的膽子可真小,不過就是進入元界曆練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哥哥可是從裡麵出來的,告訴我裡麵並冇有傳言中的那麼可怕,還傳授了我一些經驗呢。”

又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孩點了點頭,“隻要能從裡麵出來,並且出色的完成任務,那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房子?錢?都不成問題!運氣好的話,走了個狗屎運,還能獲得一兩件寶物,到時候直接就是人上人了!”

“咱們這一次是第一次進入元界,還是國家統一調配的,模式是最簡單最初級的那種。國家總不能讓我們去送死啊!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這幾個說話的人,明顯比彆人強壯許多,而且一個個自信滿滿。

元界遊戲也不是必死無疑的,同樣有不少人,僥倖從其中活了下來。而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成了人上人,要麼就是大富翁,要麼就成了大英雄,過著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而從那些僥倖者的嘴裡得知,身體擁有一定優勢的人,在元界遊戲裡麵的生存概率,就要大上許多!

這話一出口,之前滿是害怕的女孩們,立刻都對那些男生們報以討好的表情,甚至還有兩個女孩,用手抓住了他們的胳膊。

在教室的一個角落裡,陳默看著腕上的手錶,眉頭微皺。

陳默身材消瘦,家境貧寒,為了生存從小就吃了不少苦,什麼臟活累活都乾過,就因為這樣,所以和其他那些嘴裡含著金湯勺的人比起來,要成熟一點。

而腕上的手錶,班上每個人都有,正是進入元界的啟動裝置。

本身進入元界是不需要啟動裝置的,也是隨機性的,不過因為死亡率太高,而且給社會造成的恐慌也著實大了點,再這種情況下,國家研究出了這種手錶裝置,使得人們可以有選擇的統一進入遊戲,用來降低死亡率。

“陳默,你看這條新聞!這個人從元界遊戲裡出來的時候,帶了一塊磚頭!一塊元界遊戲裡的磚頭啊,轉手就賣了五千萬啊!那可是五千萬啊!”

“我要是進入了元界遊戲裡,一定要多帶點東西出來!到時候,還愁啥吃喝啊!”

同桌張力遞過來一個手機,嘰嘰喳喳,一臉的興奮。

那是一條剛爆出來的新聞,無非就是說某個人從元界出來以後,隨身攜帶的一塊磚頭,被拍賣出了個天價來!

陳默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還是先彆胡思亂想了吧。新聞總歸是新聞,咱們還是想著怎麼從裡麵活著出來再說吧!”

新聞這東西,本來許多就是誇大其詞的,陳默可不相信這個。

元界裡的磚頭能拍賣五千萬?

那磚頭是能變大變小還是能吃了以後長生不老啊?

簡直都是鬼扯!

甚至媒體越是這樣造勢,陳默越是擔憂這一次的元界之行。

“難道你害怕了?陳默你可不是這麼膽小的人啊!”張力笑著說,“這一次是學校統一安排的,進入遊戲的都是學生,遊戲難度應該是最簡單的那種吧,就算是得不到什麼寶貝,最起碼活下去應該不成問題吧?”

陳默道,“最簡單的難度?這可不一定。不是有新聞說過,每個人進入遊戲的難度,都是隨機的嗎?哪怕是有國家研製的這元界手環,也隻是能讓我們一起進入而已,最多是降低一定的難度,卻不能選擇難度。”

“說不定,這一次進入以後,等待我們的,就是SSS級的呢!”

張力聞言嚇得渾身一抖,就差直接上手捂住陳默的嘴巴了。他嘴裡氣急敗壞地說,“快給我呸呸呸!你可烏鴉嘴!”

陳默笑了下。

這時候老師進來了,站在講台上看了下麵的人一眼,無奈的聲音響起,“大家都做好準備,等下我會按下控製器的開關。三秒鐘之後,大家就會被傳送到遊戲裡去。”

“進去以後一定要小心,希望大家都能活著出來,最後是能有所收穫!”

說完這句話,老師的手裡就多出了一個按鈕來。

這按鈕,正是元界手環的控製器。

同學們不少都開始期待了起來。

“好緊張啊!”

“就是啊!也不知道元界遊戲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看著那些表情,陳默暗想,這些溫室的花朵怕是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要麵對的將是什麼。

這時候老師按下了控製器。

“三!”

“二!”

“一!”

伴隨著計數的聲音,陳默就覺得眼前一花,身體似乎陷入了失衡之中,一種頭重腳輕,整個人也掉入了一個佈滿了絢爛多彩的空間隧道之中,在這種狀況下,陳默下意識地就閉上了眼睛。

有可能隻是幾秒鐘,也有可能是幾個小時,陳默感覺自己摔在了地上,身體的疼痛讓他下意思地皺了皺眉頭。

陳默睜開了眼睛,眼眸卻是一陣收縮。

此時陳默所處的環境,類似於一間牢房,陳默的鼻子動了動,就能嗅到了空氣裡的充滿了濕度的血腥味。他的腦袋帶著一絲輕微的眩暈感,此時下意識的一陣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