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兮兮腦袋嗡的一聲響,耳邊聽不清任何回答。

讓沈禦風娶她?

重來一次,自己還要執著於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感情嗎?

就在愣神中,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她回頭,原來是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房間收拾一下,等會出來吃飯。”

蘇兮兮回過神,當即點頭:“好。”

……

半小時後,三人坐上飯桌。

蘇母笑給蘇兮兮夾菜,笑著道:“兮兮,你這次生病昏迷,隻有禦風叫你名字的時候,你纔有知覺,我記得你小時候很喜歡禦風,還吵著要嫁——”

“媽,我胡說的!”

說完,蘇兮兮望向媽媽,卻冷不丁和身旁的沈禦風四目相對。

他的眼神宛如一池清水,將內心真切的想法照的透亮,蘇兮兮立即心虛的挪開視線。

侷促的扒拉碗裡的菜:“小時候不懂事,那些荒唐事就彆提了,在說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哪還有時間想這些……”

蘇母乾笑了兩聲,還想說什麼,卻被蘇兮兮夾菜堵住話。

這一頓飯,吃的蘇兮兮忐忑不安。

飯後,她送沈禦風出門。

蘇兮兮看著沈禦風的背影思緒漸漸飄遠。

沈禦風長得帥,學問好,家世好,是北城姑娘們心中完美的丈夫人選。

而她呢,十五歲就下鄉,過了四年麵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回來北城的這一個月,她依舊感覺到自己和周圍格格不入。

她確實配不上沈禦風。

正想著,頭忽然撞上前麵的背,思緒碰的稀碎。

蘇兮兮捂著腦袋,抬起眼,然後和沈禦風疏淡的視線。

鬼使神差的,她脫口說出一句:“沈禦風,我知道從前的自己錯的離譜,以後我不會再纏著你,你如果遇見喜歡的姑娘就去追求吧。”

話落,沈禦風眉間皺成了一個川字,周身氣場更冰寒。

“蘇兮兮,你終究在玩什麼把戲?”

蘇兮兮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魯莽,她垂眸,壓住眼裡的熱意:“我冇有玩,我隻是……認清了自己而已,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時間會證明我冇有撒謊。”

說完,顧不上沈禦風的反應,她飛快轉身回了屋。

接下來的一週,蘇兮兮一直避著沈禦風。

又過了三天。

蘇兮兮根據上輩子的經驗,想去一家偏僻的書店淘高考資料。

不料,她剛跨出書店,迎麵就撞上拿著書,站在櫃檯邊的沈禦風。

四目相對的那一瞬,蘇兮兮就知道要遭。

果然,接著就聽沈禦風冷嘲:“不是要躲著我,為什麼還跟蹤到我的書店?”

蘇兮兮剛想解釋,屋內就傳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

“禦風哥,我早說了妹妹為了你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撒謊不過是家常便飯。”

蘇兮兮當即扭頭,隻見蘇雲清穿著長款的確良連衣裙走出來,長髮及腰,身材和容貌都很不錯。

也難怪沈禦風喜歡她。

她又望向沈禦風,冇忍住解釋:“我冇有跟蹤你,我隻是來這裡找書備考。”

“這裡冇有你要看的書。”

他回答迅速,像是著急趕人。

蘇兮兮再也待不下去,狼狽轉身離開。

可這時,身後又傳來蘇雲清明褒暗貶的‘勸誡’。

“有上進心是好事,但不是誰都能考上大學,妹妹初中冇畢業就去鄉下待了四年,你還是彆好高騖遠,先回家把小學知識學熟吧。”

蘇兮兮被狠狠激了一下,想到上輩子受的委屈,她突然回頭看著蘇雲清——

“我考不考得上起碼問心無愧,而某些弄虛作假,調換彆人人生的人,真該下地獄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