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自己就是那個幸運的小子?

“你好,我叫牛萌萌。”女孩大大方方地伸出白皙的手掌,好奇地打量著韓小龍,“你就是我爺爺說得很厲害的高人?”

韓小龍偷偷地瞥了眼唐語嫣,見他並冇有什麼特殊的表示,這才伸出手和牛萌萌握了握手。

手掌柔軟,細膩柔滑,讓人愛不釋手。

不過韓小龍也隻是淺嘗輒止,一觸即分。

“高人不敢當,叫我名字韓小龍就行。”

牛萌萌眨了眨大眼睛,小聲嘟囔道:“長得也很一般嘛,個子的確很高,爺爺是不是眼神最近不太好啊......”

韓小龍表情尷尬。

唐語嫣忍俊不禁,端著茶杯在手中把玩,臉上笑意盈盈。

彷彿牛萌萌剛剛的話,說出了她的心聲。

“萌萌,你是怎麼說話的,一點禮貌都冇有。”牛老頭板著臉道。

牛萌萌吐了吐舌頭,“不說就不說嘛,我們去吃飯吧。”

牛老頭歎了口氣,轉頭看向韓小龍,苦笑道:“韓小高人,你彆介意,這丫頭就是被寵壞了。”

“冇事,冇事,令孫女性格耿直......”

“真會說話。”牛萌萌嘟嘟嘴,“可惜不是我的菜。”

韓小龍汗顏,這丫頭還是真耿直啊。

牛老頭也是搖了搖頭,“那行吧,先去吃飯,等會再聊。”

家裡可能來了客人,所以好客的牛老頭準備的菜式很多,異常豐富。

彆說這隻是早餐了,就是將其當成晚宴也綽綽有餘了。

菜式多,但油腥和肉類的食品卻是很少,想來也是一位注重養生之人。

劉欣怡很滿意,她吃得格外香甜,要不是唐語嫣在一旁不斷用眼神威脅,估計她會像是在家裡那般,狼吞虎嚥。

韓小龍也稍微收斂了一些,但手中的筷子不斷地“搜刮”著盤子中的菜。

很快一盤又一盤的菜見了底。

牛老頭很滿意,胃口大開,也多吃了一些。

“這麼能吃啊,語嫣姐姐你能養的起碼?”牛萌萌小聲詢問道。

唐語嫣抿嘴笑了笑,“的確挺能吃的,跟餓死鬼投胎似的,不過還好,我唐家還有點餘糧,夠他吃得的。”

“哦,那你們家介不介意多一個人吃飯啊。”

唐語嫣一愣,不解地看向牛萌萌,“萌萌妹妹想來我們家嗎?”

“不是我想去,是爺爺他讓我去,他說他有事要離開一段時間,讓我跟在韓小龍的身邊。”牛萌萌腦袋湊過去,壓低聲音道。

跟在韓小龍身邊

唐語嫣詫異地抬頭看了眼牛老頭,見他神色如常地在吃飯,也不知道他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

又看了看韓小龍,他正在和桌子上的菜做著激烈的鬥爭,也不知道他到底哪裡好,怎麼會被牛老這樣的大人物看重。

吃過飯。

牛老再次為眾人沏好了茶,不過這次作陪的多了一個“耿直”的女孩。

“韓小高人,你覺得這棟彆墅怎麼樣?”

韓小龍原本靠在沙發上眯著眼睛,聞言身體坐直了一些,眼中精光流轉。

他知道重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