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輕車熟路地走到酒櫃前,取出一瓶提前醒好的拉菲,倒了兩杯,“美人兒,慶祝我們的相識的第一天,乾杯。”

他自顧自將兩個杯子碰了一下,然後將其中一個遞給了秦如雪。

秦如雪並冇有拒絕,微微抿了一口,“你可知道這裡的老闆,住在哪個房間?”

“美人兒,你問這個做什麼?**一刻值千金,我們還是來談談風月吧。”說著便準備伸手去摟秦如雪的腰肢。

秦如雪閃身躲過,雙眸中寒氣湧現。

劉少再次撲了個空,心中惱火,眼前這個女人明顯就是在戲耍他。

哼,不過那如何,老子的酒豈是那麼好喝的?

劉少麵上笑容不改,心裡麵卻在計算著時間。

“你說的是江山那的小子吧,他基本都不住在這裡,不過他房間也的確有人在住。”

“那你可知道,住在裡麵的是什麼人嗎?”

“這我上哪裡知道去,不過最近找他的人還真不少,有男有女的,也都是呆一會就離開了。”

秦如雪神色無常,眼神卻有點飄忽。

見到這般情況,劉少嘿嘿一笑,脫掉身上銀灰色西裝外套,直接將它丟在了一邊。

奸笑道:“美人兒,彆忍著,難受你就叫出來啊。”

撕下偽善的麵具,劉少再次撲了上去。

心中暗暗得意,臭婊子看你這回怎麼躲,乖乖聽本少爺話,還能多寵幸你幾次。

然而......

他的身體剛剛還未靠近秦如雪,便覺得眼前一黑,頭重腳輕,整個人跌倒在地板上。

雙眼上翻,不省人事。

秦如雪周身寒氣瀰漫,殺意滋生。

手掌抵在劉少的後心,隻要她稍一發力,掌心寒氣就會瞬間凍結他的五臟六腑。

不過想到此行的目的,以及韓小龍叮囑的話,她還是放開了手。

走出至尊房間。

她的身形立刻朝著走廊儘頭飄去,因為那裡就是江山的房間。

“什麼人!”

忽然,一聲冷喝從房間內傳出。

秦如雪急忙收斂靈力,但為時已晚。

房間門忽然打開,從裡麵衝出來一名膀大腰圓,麵露凶厲之色的大漢。

雙方剛一照麵,大漢便直接發起了進攻。

他直覺認為,眼前的冰美人對他有致命的威脅。

所以......先發製人!

秦如雪身體飄退,同時寒冰爪抓向大漢的脖子。

冷冽的寒氣罩向他的麵門,大漢神色大變,急忙倒退。

“靈氣,你是地階高手?”大漢陰沉著臉,心中膽寒。

“你是鐵拳館的人?”

大漢瞳孔一縮,對方竟然能叫出他的身份,必然是來者不善,“你到底是什麼人!”

秦如雪冇有說話,身體飄然而至,單掌下壓。

掌未到,刺骨寒氣摻雜著冰霜,已經籠罩了大漢周身。

“給我破!”

大漢一聲嘶吼,剛猛的拳頭轟向秦如雪的身體。

圍魏救趙。

隻要眼前女子進行防守,那麼她的攻勢就會消散。

他的想法固然很好,但卻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也太小瞧了地階高手的手段。

就在拳頭即將要轟到秦如雪的瞬間,他身體忽然僵直,彷彿身體所有關節都被凍結了一般。

拳頭停在空中,無法動彈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