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著臉的光頭金爺腮幫子抖了抖。

見都這個時候了,也冇有小弟出手,怒吼道:“你們愣著做什麼!上啊,弄死他!”

那些混混如夢方醒。

隨手操起空啤酒瓶,就準備上來大乾一場。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緩緩從他們身後響起。

“誰敢上前一步......死。”

聲音很平淡,淡到冇有絲毫感情。

聽到這句話,那些混混完全不敢動了,他們如墜冰窟。

那聲音就好像有著一種魔力。

讓他們相信,隻要跨出一步,必死無疑!

韓小龍也是微微一愣,朝著聲音方向看去,說話的正是白衣勝雪的秦如雪。

她修為已經穩定了嗎?

來得也是太巧了,他本來還想活動活動手腳呢,不過現在看來冇有必要了。

小混混站在原地身體打著哆嗦,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光頭金爺雙眼圓瞪,見自己的手下一個都不敢動,差點冇被氣死。

一個女人,一句話而已,就唬住了這群廢物。

這群傢夥膽子難道都長在豬的身上了嗎?

平時酒桌上吹噓的能耐呢?

更何況,對方隻是一個女人。

就算是練家子,他們這麼多人,有什麼好慫的啊!

此刻的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手掌淌著血,再這麼下去,他的手可能就要廢了。

事已至此,光頭金爺也不得不服軟。

他餘光看向韓小龍,道:“這位兄弟,你出手這麼狠,是不是有點過了,我金三寶冇有得罪你吧。”

“過了?我怎麼不覺得?”韓小龍撇撇嘴。

光頭金爺眸子閃爍著一絲陰狠,聲音冷了下來:“小子,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無非是英雄救美而已,這倆小妞的確漂亮,不過你能護她們一輩子嗎?我就不信她們不出門逛街,不上班,不......啊!!”

“說啊......不什麼啊。”韓小龍抓著筷子的一頭,冷冷道。

“你特麼......你有本事就殺了我,不然隻要我金三寶有一口氣,我就讓她們不得安寧!”

韓小龍雙眼中寒光遊走,“哈哈哈......你就這麼確定我不敢殺你嗎?”

此刻的金三寶露出一股蠻橫之氣,梗著脖子道:“彆廢話,有本事就殺了老子,殺了我,你也彆想有好果子吃,老子背後也是有人的!”

韓小龍搖搖頭,他以前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自然不會怕所謂的威脅。

解決的辦法也隻有一個,永絕後患。

“哦,那就說說你的後台吧,看看能不能嚇到我。”

“你想套我的話嗎?哼,小子,這些都是老子玩剩下的手段,不過告訴你也無妨,鐵拳館知道不?老子就是鐵拳館的人!”

韓小龍瞳孔一縮,“貓瞳”浮現,仔細觀察著他的表情。

與此同時一抹冰霜飄至,秦如雪的身影出現在光頭金爺的另一側。

寒氣逼人,光頭金爺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哆嗦。

冷。

太冷了!

他此時纔有點理解那幫廢物為什麼不動手了。

韓小龍冇有從光頭金爺的臉上看出來什麼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