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殺我,那要看你有冇有本事!”

刀狂白敬山聲音冰寒,冷冷的注視著場中的第三人,渾身金色毛髮的男子。

若非他擁有著人類的麵孔,人類的身軀,單單是長在皮膚上的金色毛髮,就足以將其當做凶獸。

“都......得......死......”

金色毛髮男子聲音低沉沙啞,每吐出一個音符都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但他所表達的意思,卻十分清晰。

那就是,不留活口!

“那就戰吧!”

刀狂白敬山也不廢話,手握大刀刀柄,身體拔身而起。

周身聚攏的刀芒瞬間列成長隊,像是訓練多點的士兵,肅殺之氣升騰,臨空劈斬,無堅不摧的能量傾注而出。

“絕命三刀——鷹擊長空!”

伴隨著聲音落下,刀芒已經出現在金毛怪物的頭頂。

“都......得......死......”

金毛怪物發出一聲嘶吼,身體猛然拔高半丈,蒲扇般的大手拍向刀芒。

掌心之中隱隱有雷弧閃爍。

“轟轟轟!”

連續地撞擊,讓金毛怪物連續後退。

身軀還未穩住,身後再次傳來能量波動,刀狂白敬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大刀斜舉,輕描淡寫的斬下。

看似樸實無華,但卻又充滿了詭異。

忽然,刀影一分為三,朝著三個方向鎖定了金毛怪物的去路。

“絕命三刀——雲淡風輕!”

話落,三道刀影同時斬在金毛怪物的身上。

“鐺鐺鐺”三聲金屬碰撞聲傳出。

緊接著,一道血線飆射,瞬間染紅金色的毛髮。

刀狂白敬山並冇有因為一擊得手,而產生絲毫的異樣情緒,反而周身凝聚的靈力更為的密實。

身體再次前衝,刀芒乍現。

趁你病,要你命!

他要在金毛怪物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結束這場戰鬥。

“噗!”

雙腿剛剛邁出,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體不住地顫抖,“噗通”一聲整個人摔倒在地。

牙關緊咬,青筋在額角浮現。

身上的傷勢,竟然在這個時候發作了!

握著刀柄,刀狂白敬山幾次想要爬起,卻都冇有做到。

“咳咳......”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此時,金毛怪物已經穩定身形,轉過頭,一雙赤紅的眼眸鎖定在他的身上。

“都......得......死......”

沙啞低沉的嘶吼聲,從他的口中發出。

十指前伸,指尖閃爍著寒芒,指甲尖銳如刺,彷彿奪人性命的勾魂使者。

身體轉瞬出現在刀狂身前,利爪抓向他的腦袋。

“嗬嗬......”

“這就是宿命,逃不掉的!”

老者伍德一直觀察著兩人的戰鬥,見到此時的場景,他不由得長長一歎。

忽然,他用力地抬起手臂,指甲猛刺自己的眉心。

一團精血緩緩漂浮在頭頂。

“塵歸塵,土歸土,今日還你們自由......”

話落,精血爆開,圍在他身邊的小獸全都渾身顫抖,眼中逐漸恢複了清明。

動物的本性迴歸,感知到了危險,轉身逃離。

伍德努力地扯動嘴角,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望向碧藍天空,整個人彷彿解脫了一般,口中輕喃,“百獸山莊第四代莊主伍德,愧對老莊主囑托,百獸山莊一脈在我之手斷絕......”

聲音越來越小,伍德的身體迅速地乾癟下去,形成一堆枯骨。

微風吹過,枯骨化作渺渺青煙,消散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