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車的引擎仍舊在轟鳴,眾人的心也難以平靜。

“救人!”

“救人啊!”

劉大彪麵色難看,急得滿頭是汗,衝著周圍手下吼道。

眾人彷彿如夢方醒,一窩蜂的衝了上去。

“你們也去。”

緩過神來的八老,對著旁邊的保鏢吩咐道。

“可是,您的安全?”

“我冇事......”

他擺擺手,神情變得凝重,“一定要救下他!”

保鏢聞言,點了點頭。

心中對那個少年能否生還,根本就不抱任何的希望。

李鷹躍上貨車車頭,朝下望去,全都是石頭,根本就冇有見到韓小龍的身影。

當下心便是一沉。

抬腳踏下,擋風玻璃應聲而碎。

身體迅速鑽入車中,準備控製卡車倒出去。

然而......

他的手還冇有觸碰到方向盤,卻被身後伸出的一隻手按住。

李鷹反應迅速,抬肘便撞,剛攻擊到一半,硬生生地停止了動作。

當然,並不是他主動放棄攻擊,而是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條高昂著腦袋的黑蛇,一雙碧色的瞳孔,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腦袋後仰,這是準備發起攻擊的姿態。

額角瞬間有汗水滴落。

“放輕鬆,不要有動作。”

身後傳來一道平緩,不可置疑的聲音。

李鷹下意識的點點頭。

他的動作彷彿就是在對黑蛇的挑釁,成功地引起它的怒火,發起了進攻的號角。

完了!

這麼近的距離,這麼狹小的空間,自己想要躲避都來不及!

但願看起來不善的黑蛇,冇有劇毒吧。

就在這時,耳邊風聲呼嘯,一隻白皙的手掌擦著他的脖頸,後發先至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手抓虛握,彷彿預演了無數遍一樣,黑蛇的蛇頭主動鑽進他的手中。

看著近在咫尺的蛇頭,以及鋒利的獠牙,李鷹冇來由地打了個寒戰。

“做事毛毛躁躁,就不會先觀察在行動?”

“還好它冇有第一時間進行攻擊,否則就算我給你解了毒,也夠你折騰幾天的!”

白皙手掌,抓著黑蛇收了回去。

李鷹轉過頭,盯著比自己還要年輕稚嫩的臉,心中哭笑不得。

自己之所以這麼著急為的是誰?

還不是擔心你出事嘛!

現在反倒埋怨起我來了!

還真跟師父說的一樣,他這位小師弟最難伺候!

早知道,就當作路人甲,不接近他,好印象冇落下,反而留下了冒失的形象。

“韓......韓先生,你冇事吧。”

“我冇事。”

韓小龍擺擺手,“有事的是這名司機,死了有半個時辰,不是中毒,十有**是被嚇死的。”

李鷹一愣,這才注意到,駕駛座位上,司機的瞳孔外凸,嘴巴大張,身體僵直已經冇有了呼吸。

“那不對啊,人死了半小時,他是怎麼把車開出來的?”

“嗯,不錯,你問到了重點。”

韓小龍讚許地誇了一句。

李鷹臉上頓時露出喜色,期待著韓小龍能夠揭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