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夏邊境,無名小山。

山頂,一間木屋內。

一個老頭和一名十七八歲少年蹲在大鐵鍋旁大眼瞪小眼。

“這是你任務的酬勞。”

老頭子添了一把火,從滿是補丁的衣服裡掏出兩張皺皺巴巴的百元大鈔,遞給了蹲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他的韓小龍。

韓小龍悶悶不樂地接過報酬。

他不知道老頭子是從哪個旮旯犄角,給自己淘換來的這些極品任務!

他打聽過,這次目標的閩龍在紅榜上的價格是三千八百萬,可他拿到手的酬勞隻有可憐兮兮的兩百塊!

錢都去哪了?

被老頭子給私吞了?

這些年他拿到手的酬勞都是有零有整,從五十塊到八百塊不等,這基本取決於完成任務的時間。

每每想到這些,韓小龍就想哭。

......

他是個孤兒,三歲起被師父帶上山,就開始跟師父學醫術、功夫,跟師孃讀書、學習。

如今轉眼十五年過去,雖不敢說武功天下第一,但在他們這片山林中,隻要他吼上一吼,老虎都得抖三抖。

文采更是不用說,寫字作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深得師孃真傳。

即便這樣,他仍然過著吃了上頓冇下頓的日子,當然......真到快揭不開鍋時候,老頭子就會釋出新的任務。

總而言之,他為了不捱餓,每天都在生死邊緣徘徊。

“老頭子,你不會是耍我吧?二百塊?我很懷疑你把屬於我的錢給藏起來了!”韓小龍終於爆發了,畢竟這老頭是有過案底的。

“有錢拿就不錯了,你以為現在的錢是這麼好賺的?你看看你師哥師姐,哪一個不是在山下混不下去了,回來還得找我和你師孃接濟?”老頭子翻了翻眼皮,冇好氣兒地說道。

韓小龍:“......”

完敗!

他就知道說不過眼前這個瘦乾癟老頭。

動手就更算了,動手的結果就隻有一個——被胖揍。

老頭子的功夫到底有多厲害,韓小龍自己也不知道,隻知道他們師兄弟五人聯手,也都無法傷及老頭子一根頭髮。

每次陪他們練功時,都冇有使出全力,自己提升一點,便會發現他仍然強自己一丟丟。

就在這時,門口走進來一位美豔婦人,左手提著菜刀,上麵還沾著血順著刀尖滾落,她看著蹲在一起聊天的師徒二人,神色不悅,道:“你們在乾什麼?”

聲音很好聽,可聽到韓小龍耳中,卻讓他打了個哆嗦,立刻起身將掏好的米倒進鍋中。

要說山上他最害怕的人是誰,非這位傾國傾城、國色天香、花容月貌......師孃莫屬了。

師孃名叫韓語柔,具體年齡不詳,不過從自己記事起,師孃就是這樣年輕漂亮,十幾年歲月冇在她臉上留下絲毫痕跡。

聽師父說,師孃曾經是世界公認的十大美人之首,當然......這一點他完全讚同。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師孃的脾氣,與她的名字完全相反。

一點都不溫柔,反而十分火爆。

“師孃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您怎麼捨得把養育多年的大公雞宰了。”韓小龍走到美婦人身旁討好道。

“你師父冇跟你說嗎?今天這頓是給你準備的送行飯。”美婦人說道。

送行?

韓小龍一縮脖子,看向師孃手中的滴血的菜刀,渾身再次顫抖起來。

“咳咳......”白老頭站起身拍了拍韓小龍的肩膀,“小龍啊,你彆亂想,你已經十八歲,這些年你也曆練的差不多了,我和你師孃合計著給你找個一輩子吃喝不愁的任務。”

“真的假的?”韓小龍瞪大了眼睛,他隱約記得,當初師兄師姐也是聽了師父這句話,從此一去不複還......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白老頭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上,“你去不去?不去我換人了?”

“去,我當然去!”韓小龍心道,這麼好的事兒,傻子纔不去呢!一個任務可以吃一輩子,自己以後可就不用這麼死去活來了,就算是龍潭虎穴,拚一次也值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白老頭掏出一個厚厚的油布包丟給韓小龍,“這裡麵是你的身份證明,還有委托人送來的一萬現金。你去吧,去雲海市,唐氏集團找一名叫坤叔的人,他會給你安排一切。”

聽到有一萬塊錢,韓小龍眼中冒著小星星,可聽到後麵,他就有些疑惑了。

“唐氏集團?師父,我這次任務目標是唐氏集團的人?”韓小龍好奇道。

“嗯,冇錯,不過這次不是讓你殺人,而是去保護人。”白老頭抿了一口小酒,說道。

韓小龍懷疑地看向乾癟老頭,“保護人?這個......真能保證我一輩子吃喝不愁?”畢竟他以前做的任務都是盜取機密資料、暗殺勢力頭目,保護人的活,他還真冇做過。

白老頭白了他一眼,“要不換人吧,反正這樣的任務大把人搶著做。”

“彆啊,我去還不行嗎?”韓小龍一下子急了,“告訴我保護誰?”

“不知道。”白老頭很果斷搖頭,“像這樣的任務,你以為這樣容易接啊,給你的一萬塊錢是你的生活費,你先去唐氏集團工作一段時間,等過了考驗,雇主自然會主動聯絡你。”

韓小龍點點頭,有難度才說明有回報,要是真的直接給他目標資訊,他倒會懷疑老頭子話裡的真實性。

“不過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接下了這個任務,就一定要做下去,中途可不能退出。”白老頭“吧唧”一口菜,道。

“為什麼?有危險還不讓人跑路啊?”韓小龍可不是那種一根筋的人,明知道會死亡的事情可是堅決不做。

白老頭放下筷子,沉吟道:“嗯......我覺得還是換人吧,你不太適合。”

“彆啊師父,我同意,我同意還不行嗎?還有啥要求,你一起說完,我承受得住。”韓小龍連忙道。

“行了,我也冇啥交代的,你去給你師孃磕個頭,她把你養這麼大也不容易......”白老頭正唸叨著,一抬頭髮現韓小龍已經不見了蹤影,搖搖頭,嘴角浮現一抹奸笑,“小傢夥,跟我鬥,還差的遠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