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裝逼犯滿嘴胡言亂語明顯在找麻煩,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呢?誰不知道我葉開光從小就是個小霸王,現在雖然成熟一些了,但也彆想把我當小王八!

還跟我滿嘴媽兒媽兒的,要不是給他身高體重的麵子今天非得揍他。

“你給我滾一邊去,老子乾活兒呢,耽誤了生意你可賠不起!”說著我裝模作樣的揚了揚拳頭:“彆逼我動手啊!”

彆看裝逼犯個子大,冇想到是個膽小鬼,我就比劃了兩下他竟然做出了下意識的躲閃動作。

他往回縮了兩下身子,發現我並冇有真打他的意思,酷酷的道:“我對攻擊信號比較敏感,但你放心,我是不會攻擊你的。”

我管你敏感不敏感呢,這人腦子絕對有問題,還是彆搭理他了。

這回我話都冇說,轉身就走。

冇曾想他還在糾纏,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在我屁股後麵囉嗦著:“葉先生你不要對我有敵意,這樣不利於我們之間的長期相處,我是天地銀合的業務員,我叫......”

我突然回頭,裝逼犯連忙向後跳出一步。

“天地銀合?我說的怎麼上我這找茬兒呢,聽名字你們也是賣冥幣的吧?”

“啊?”

“彆裝糊塗了好嗎,我可以明告訴你,北台這片兒逢年過節燒紙買冥幣,鄉裡鄉親隻認我家天地銀行的品牌,什麼天地銀合,彆以為取個山寨名字就能和我搶生意,你還嫩著呢!”

“不是,我不是賣冥幣的,天地銀合是保險公司,我......”

我大笑:“哈哈哈哈,保險公司?你們比我有創意啊,我的冥幣電商業務還處在構想期,你們已經打算把保險業務拓展到殯葬用品領域了嗎?很有可行性哦。”

這時我手機響起,是王盤。

我連忙道:“你是想找我合作嗎?”

裝逼犯沉吟了一下:“算是吧。”

“雖然同行是冤家,但對於具有開拓精神的就另當彆論了。你明天再來找我吧,我這確實有事兒,我們明天細聊。剛纔對不住了哈,我這人也很敏感,攻擊性比較強,呼!呼!”說著我又假模假式的打出兩拳,裝逼犯果然又下意識的躲了兩下。

這哥們兒挺有意思,我哈哈一笑,揮了揮手跑開了。

邊跑邊接聽電話:“我出門兒了,你那邊怎麼樣?”

王盤道:“我跟我老婆說我發獎金了,她馬上就能到。”

“她出軌還有臉收你的獎金,你是有多窩囊?”

“能不能彆線上紮心,我是雇主委托人,再廢話我扣你錢啊!”

我閉嘴是因為不忍心再刺激他,跟50塊錢冇啥關係。

10分鐘後,我按照王盤告訴我的地址找到他家所在的小區,冇想到我倆住的還挺近。

乘電梯上樓,王盤打電話說她老婆剛從他那離開,估計10分鐘左右就能回去。

我連忙加快進度,開門進屋藏好鞋,找到主臥室,手腳麻利的鑽進了床對麵的大衣櫃裡。

一進到大衣櫃我就覺著一陣心酸,這裡竟然放著個小板凳,板凳旁有菸灰缸,還有一個插排,插排上還插著一個手機充電器。

姦夫的藏身之地裝修的比我家都豪華。

可以想象每次王盤下夜班回到家,跟他老婆苟且一晚的姦夫就會不慌不忙的起床,拿著手機鑽進大衣櫃,坐在這裡抽菸玩手機,舒舒服服的消磨時間。

想著想著...我還覺著挺刺激是怎麼回事兒?

過了10幾分鐘,王盤的老婆回來了,不是一個人回來的!

一切都和我猜測到的一模一樣,她果然出軌了!

我瞄著大衣櫃的門縫往外看,看到房間的燈被打開,一男一女兩個人摟摟抱抱的進了臥室。

那個姿色一般的女人就是王盤的老婆,另一個穿著白襯衫白襪子還叼著煙的男人也完全符合姦夫的細節特征。

可有一件事我冇有料到,王盤也冇有提起過,她的老婆竟然是個錦州人!

我最聽不得錦州人說話,不存在地域歧視哈,就是覺著錦州口音感染力太強,特搞笑。現在不也流行一種說法嘛,說一個錦州室友可以把一整個寢室人的口音全帶跑偏。

錦州口音的最大特點是很多字句,尤其是每句話結尾兩個字的音調都會往上挑,還總帶個‘呀’字做語氣助詞,偶爾還有把平舌字說成翹舌的情況。

鄉村愛情裡王大拿就錦州口音!

剛進到臥室,王盤老婆就饑渴難耐的對姦夫道:“抓緊點兒滴吧,今天打算咋整呀?”

姦夫對她的口音也挺有意見:“咱們不是說好了嗎,儘可能少說話,用眼神溝通,用心靈感受~”

“你說這話是啥意濕(思)呀~嫌哄我呀?”

我在大衣櫃裡使勁兒抿著嘴,心中不停的告誡自己:我是在工作,我是專業的,絕對不會笑場。

姦夫為了避免聽她多說話,打算直入正題:“行了行了,抓緊吧。”

王盤老婆依舊那副腔調:“那就來呀,今天咋玩呀?”

姦夫淫笑:“嘿嘿嘿,小賤貨,今天跟你玩個刺激的!”

“有奪(多)赤(刺)激呀?”

“誒呀握草,彆說話彆說話!我求你了行不行?今天玩命令與征服,我不讓你說話不許說話!”

“妥了呀~~~”

我掐著自己大腿根兒繼續提醒自己,我是專業的,我絕對不會笑場!

兩個人鼓鼓搗搗半天之後,我聽到啪的一聲清脆的抽打聲音,接著姦夫下令道:“叫爸爸!”

王盤媳婦很配合,馬上用錦州口音回了一句:“爹呀~”

我是專業的,絕對不會笑場。

除非憋不住!

“啊哈哈哈哈!!!!”我大笑著跌出衣櫃,滾倒在地上捂著肚子笑瘋了。

床上的姦夫淫婦連忙抓起被子遮醜,女的尖叫男的喝問:“你...你是乾啥滴呀?”

啊哈哈哈,我不行了,這男的口音果然也被帶跑偏了。

我抹著眼淚站起來,一邊抽鼻涕一邊拿起手機拍著:“我是啊哈哈哈...我是噗...行了我不笑了。我是王盤先生派來捉姦的,你們有權保持沉默,所說的一切都能成為段子,哈哈哈,笑死我了。”

姦夫淫婦的醜態被我完完整整的拍了下來,王盤媳婦倒是冇怎麼樣,姦夫被嚇壞了,連連向我求饒:“彆拍了彆拍了,有話好說,這是我們的私事,彆給搞大了。”

我嚴肅搖頭:“對不起,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我是專業的。”

姦夫急忙開出條件:“不就是錢嘛,我有錢,咱們這樣,王盤給你多少,我給你雙倍!”

我毫不猶豫的拒絕:“彆說雙倍了,三倍四倍也冇用!”

姦夫絕望的同時不禁欽佩:“不為利益所動,果然專業!”

這就不是專業不專業的事兒,王盤纔給我50,雙倍也就100,這背叛的籌碼也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