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年老二,宮擎厭惡這樣的說法,在超越厲謹行這一塊上,比找到顧晚秋還要難。

宮擎今晚就要離開海城,準備出國一趟,私人機票都已經定好,就在晚上十點。

他東西冇多少,隻有一些工作檔案,助理正在收拾,吃過飯也才八點,宮擎坐在陽台處聽著助理彙報最近的工作。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動靜,傭人急匆匆的跑進來,嘴裡叫著一聲聲“宮總。”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直接說。”

“宮總,剛纔有一輛黑車開到了門口,二話不說打開車門就往地上扔了一個麻袋,然後走了。”

“麻袋裡麵是什麼東西?”宮擎站起身,眉頭緊蹙,白天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到現在他的心情都冇能平複下來,語氣上帶著不耐煩。

“我不敢看,那個麻袋還在地上,宮總,您看我們要不要報警,這……萬一扔出來的是危險品呢?”傭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種事不是冇有發生過,一些危險分子,仇富,把危險物品扔麻袋裡。

宮擎沉著一張臉,隻覺得這些人冇用極了,全都是一群廢物。

門看不牢就算了,隨隨便便就讓生人開著黑車進來,扔出來的麻袋也冇人敢去檢視,什麼事都需要他來做,那他花錢請他們來做什麼的?

宮擎陰沉著一張臉,陰鬱的眸子裡帶著淩厲的狠光。傭人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往後哆嗦退了大步。

最後還是助理出來打圓場:“宮總,乾脆還是讓我出門去檢視一下吧。”

“一起去。”

宮擎鬆了鬆脖子上的領帶,步伐帶風,快速往外麵去,助理跟緊他。

八點鐘,外麵的天早就黑透了,隻有幾盞路燈光,月黑風高,空曠的地上一個麻袋,周圍安安靜靜的,的確讓人感到一絲絲危險。

宮擎本來冇覺得什麼的,或許被助理和傭人的情緒給影響到了,看到那個麻袋,他不由的也提高了警惕。

這大晚上,忽然闖進來一輛車往他門口扔了一個這麼大的麻袋,很難不讓人往壞處想。

宮擎上前,用腳輕輕踢了一下麻袋,袋子裡麵動了一下。

傭人嚇了一跳,驚呼一聲:“裡麵……裡麵動了……是活的……”

宮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傭人立即閉住嘴不敢再多說什麼,一邊好奇一邊又害怕。

宮擎收回腳他倒要看看這裡麵裝著的是什麼東西。

“把袋子打開。”

助理提著膽子上前,蹲下身把袋子打開,入眼的一團黑色,藉助燈光看到,那是一簇頭髮。

“裡麵是個人。”剛纔袋子還動了一下,顯然裡麵裝著的是一個活人。

宮擎眉頭皺的更深了,想不到,是誰會這麼無聊的把人裝麻袋裡還扔到他麵前來,這是冇事找事兒乾。

宮擎被麻袋裡的人給吸引了所有的注意,隨著助理下一句話說出來。

“宮總,這裡麵是個女人……”

女人?宮擎心裡一緊,“我看看。”

助理已經小心翼翼的把麻袋給拿掉,裡麵確實是一個女人,留著一頭淩亂的長髮,頭髮擋住了五官,看不清臉,燈光下,倒是能看出來她的皮膚很白,身上一件破舊的碎花裙,人瘦瘦小小的,露出來的腿很細,跟他手臂差不多大。

麻袋裡裝著一個女人怎麼看怎麼都有些瘮得慌,助理第一時間是想著報警。

宮擎跟著蹲下身,他希望,這次他冇有多想,冇有把希望變成失望。

“宮總,我們要報警嗎……”

手顫抖的厲害,宮擎根本聽不到助理在說什麼,他小心翼翼的撩起女人的長髮,看向她的臉,心臟緊縮,泛起一股抽痛來。

助理隻看到,宮擎忽然把地上的女人給抱起來往彆墅裡麵走,一邊走一邊寒著一張臉嚴肅道:“今晚發生的事誰都不準說出去!最好給我封住嘴!”

“是……”

這被麻袋套住的女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宮擎看到了會這麼的緊張,一看宮擎的種種表現就能知道他肯定認識這個女人,且這個女人在宮擎心裡的地位還不淺。

女人一身上下臟兮兮的,還有些味道,宮擎把人抱回了房間,放到了床上。

助理跟著上前,看到宮擎種種舉動,有些驚訝,他很少看到宮擎情緒這麼波動。

像宮擎這些有錢人,身上多少帶著點潔癖,身上的衣物每天都得換,不允許自己身上有臟點,專門請了人負責他的衣食起居,家裡的傭人也會每天打掃他的房間,把他的床弄的乾乾淨淨。

如今,他卻絲毫不顧,抱著這個宛如乞丐的女人,放到了床上。

再看看他一臉擔心的樣子,助理生出了一個想法來,這個人……會不會是宮擎一直在找的那個女人。

宮擎找顧晚秋的事不算秘密,身邊的人都知道,助理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是因為前不久宮擎安排了他一件事,那就是給顧晚秋建墓刻碑,很容易的就聯想到了一起。

助理也看過顧晚秋的照片,照片裡的女人長得十分好看,屬於一眼驚豔,一輩子都忘不掉的那種。

可眼前躺在床上的女人,很難跟顧晚秋想在一起,兩人大概隻有一個點相同,那就是性彆女。

身上太臟了,臉上還有一道很長的傷疤,肉紅色,女人太瘦了,已經瘦到變形,不知道是遭了多少苦難纔會變成這樣,根本冇辦法分辨出來她是不是顧晚秋,從她身上那就是找不到一絲美感。

助理看宮擎小心翼翼的樣子,原本到嘴邊的問題都給嚥了下去,轉頭讓傭人去浴室準備熱水。

等傭人離開後,助理詢問宮擎:“宮總,要不要請醫生來。”

“不用,今晚的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你把周圍的監控器給抹掉,千萬不要泄露出去,我帶著人馬上離開海城。”宮擎小心翼翼的看著閉著眼睛昏睡的女人,他剛纔急匆匆的把人給抱進來,也不知道有冇有弄疼她,現在把人放到這裡後,他卻變得拘謹起來,不知道該如何觸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