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先生,打了龍玥,還能像你這樣有恃無恐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伯傲有些無語地看了葉皓軒一眼,心想這葉皓軒,怕是不知道自己惹下了多少的麻煩吧?

“龍玥,可是我們龍府之中最受寵愛的公主,他可是集萬千寵愛與一身的。”伯傲微微地歎了一口氣道:“所以葉先生,你這次真的不該衝動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如果要罰,也是罰我,所以伯先生請不用擔心,這事情,我一個人擔下來了。”龍靜淡淡的說。

“而且大家都是公主,身份和地位相當,我覺的誰也冇有必要害怕誰吧?”

“龍靜公主說的是有道理,大家確實都是公主,但是這件事情,真的難辦了,所以見到二龍皇的時候,你們自求多福吧。”

伯傲哼了一聲,十分不悅,他也是好心提醒,但是龍靜似乎是一點也不領情。

龍靜也不說話了,但是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極其不爽。

葉皓軒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其實他也清楚,伯傲是好心提醒他們,但是龍靜身為公主,不管混得怎麼樣?那份傲嬌還是在的。

“伯先生,現在龍皇的心情怎麼樣?”葉皓軒打聽著情況。

雖然他並不是多害怕二龍皇,但畢竟這裡是龍府,二龍皇是出了名的護犢子。

那位公主也是他最寵愛的小女兒,如果真的發起火來,這件事情還真的難辦,不過他既然做了就不會去後悔。

“葉先生,我私下對你說,二龍皇的性格是喜怒無常的,大家都知道,這次你們打了他最寵愛的公主。”

伯傲微微地歎了一口氣說:“所以現在她的情況我也不好說,但你們一定要小心點,千萬不要再觸怒了他。”

“我知道了伯先生,我待會知道怎麼做了,謝謝你。”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

伯傲說得一點也不錯,二龍是稍微喜怒無常的人,他心情好的時候,這件事可能就不了了之,如果他真的心情不好,那今天的事情還真有點麻煩。

“葉皓軒,你是害怕了嗎?”龍盯著葉皓軒問道。

“怕不存在的,我葉皓軒什麼時候怕過事兒?”葉皓軒乾笑了幾聲說:“但是你也知道二龍皇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我們必須弄清楚他現在的心情。”

聽了葉皓軒的話,龍靜有些沉默,良久,她才淡淡的說:“那你現在後悔了嗎?”

“我從來不後悔。”葉皓軒淡淡地說:“不要說她是公主,就算他是二龍皇的某位王妃,我也照打不誤。”

“真的嗎?”龍靜不由得抬起頭,她的眼神中有一絲感激。

這是母親過世以後,她唯一一次從一個男人身上感受到溫暖。

三龍皇對她確實是不錯,但是他知道,三輪黃對他更多的是愧疚,是補償,她並冇有從三龍皇的身上感受到什麼父愛。

但是葉皓軒給她的感覺不一樣,她覺得這個男人是發自內心的關心她。

儘管龍靜清楚,葉皓軒,冇有其他的目的,他們兩個隻是合作關係,但這種久違的溫暖還是讓她十分感動。

至少他知道了,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會為了他敢去打龍府的公主,而這個公主還是二龍皇最寵愛的那個小女孩。“當然是真的,我就看不慣他們欺負人。”葉皓軒微微一笑,然後輕聲說:“我們現在是站在一起的,我不管以前怎麼樣?但以後隻要誰敢欺負你,我葉皓軒第一

個和他過不去。”

“好,謝謝你。”龍靜不自由,悄悄伸出手握住了葉皓軒的手。

葉皓軒微微的一愣,冇有掙脫隻緊了緊手,以示安慰。

“葉先生,我聽說你精通醫術?”走在前麵的伯傲突然問道。

“是懂一些醫術,伯先生,有什麼事情嗎?”葉皓軒詫異地抬起頭問道。

伯傲在二龍湖中的地位並不低,等同於龜承的地位。

而且他還伸手按龍皇的寵信,即使是二龍皇,有些時候也會聽從她的一些意見。

但是剛纔葉皓軒就發現他對自己嗜好,難不成他是什麼事情是要求著自己嗎?

“葉先生謙虛了,我聽三龍府的人說,您的醫術是一絕。治好了龍靜公主的病還解決了很多麻煩。”伯傲說。

“伯先生,如果您有事情,不妨直說,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出手幫您。”葉皓軒認真地說。“我有位家人臥床不起,已經好多年了,如果葉先生方便的話,隨我去府裡看看,如果能治好,伯某感激不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