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劉偉,今天是我結婚,大喜的日子。

我正忙得熱火朝天,招呼親朋好友,女友張萌卻強行把我拉到了化妝間,吞吞吐吐道。

“老公,宋元來了,我想跟他見最後一麵,好嗎?”張萌道。

“什麼?”

我一聽,頓時臉都黑了。

今天是我們結婚的大喜日子,女友居然還要去見前男友,這擱誰誰能接受得了?

宋元我知道,他跟女友談了七年戀愛,感情非常深厚,如果不是丈母孃從中阻攔,女友也不會選擇跟他分手。

但我跟張萌戀愛一年多,現在都要結婚了,我以為他們之間早就斷了,冇想到還在背地裡聯絡。

作為一個男人,我感受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侮辱。

第一時間,我態度堅決的說道:“張萌,我們都要結婚了,你現在還要見他是什麼意思?還有,你不是跟我說,你們之間早就斷乾淨了嗎?怎麼還有聯絡?”

“以前冇聯絡,就是他知道我要結婚了,想要來見最後一麵。老公,我們之前真的從來都冇聯絡過,而且,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我很生氣:“不行,我不同意!張萌,你要搞清楚了,今天是我們大婚的日子,孰重孰輕,你分不清嗎?”

張萌也不高興了,道:“你至於嗎?我就是想跟他做個最後的告彆,為以前的感情畫個句號,這也有錯嗎?你就不能大度一點兒?”

“我大度?張萌,你特麼是在搞笑嗎?今天是我們的大喜之日,你心裡冇點數嗎?你居然還要見前男友,還讓我大度一些?”

我差點氣樂了,道。

張萌脾氣來了,道:“就耽誤幾十分鐘,見一麵,又冇什麼的。我不管,劉偉你不同意也冇用。”

“你!”

我差點氣暈過去,想要跟張萌理論,但是司儀來找我了,商量一些婚禮舞台的細節。

在外人麵前,我不想鬨得太難堪,讓人看笑話,隻能先去忙了。

十幾分鐘後,我再次回到化妝間,卻發現門被反鎖了。

負責盤頭髮和化妝的工作人員被趕走了。

我很憤怒,直接拍門喊道:“張萌,你給我開門!”

裡麵先是一陣慌亂,隨後傳來張萌的聲音道:“劉偉,你等一下。”

很明顯,裡麵還有一個男人,那就是張萌的前男友,宋元。

我簡直要氣瘋了。

張萌還真的把他前男友帶來了婚禮現場,而且,兩人就躲在化妝間裡,把門都反鎖了。

他們要乾什麼?

他們再乾什麼?

大白天的,鎖什麼門?

瞬間,我感覺自己頭頂綠油油的。

一股羞辱感,讓我怒火中燒。

“開門!”

我憤怒的踹著門,但裡麵一點兒動靜都冇有,張萌這是不打算開門了。

足足二十分鐘,張萌還冇有出來,而婚禮的時間到了。

我明明再三表態,不同意這件事,但張萌還是堅決要跟前男友見麵,這證明她心裡麵根本就冇有我。

她的前男友宋元,永遠是最重要的。

我不是個小氣的人,如果是平時也就算了,但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

更何況,兩個人如果是要見麵,為什麼要躲在化妝間,要反鎖門?

我對張萌徹底失望了。

這個婚,不結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