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氣得不行,道:“張萌,麻煩你先搞清楚,到底是跟我結婚重要,還是見你那個狗屁前男友重要?為了見他,婚都可以不結了?還有,二十分鐘,我在外麵足足等了二十分鐘,敲門你不開,你們躲在裡麵,鬼知道乾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

“劉偉,你怎麼說話的?不要思想那麼齷齪好不好?我跟宋元真的冇什麼,就是見一麵,說了一會兒話而已。不讓你進來,我是怕你衝動,也避免尷尬不是嗎?”張萌道。

我情緒激動,一連串的質問道:“怕我衝動?你既然怕我衝動,為什麼還非要跟他見麵?不見那一麵會死是嗎?張萌,你的心裡要是真的有我,你為什麼見他?換位思考一下,當時如果是我要見前女友,你樂意嗎?我們躲在化妝間裡不出來,你能接受嗎?”

聽到這話,張萌沉默了一會兒,問道:“劉偉,我們都不要吵了,你確定你想好了,這婚不結了是嗎?你可要想好了!”

她的語氣強硬,我頓時內心極度的不舒服,咬牙道:“不結了!誰愛結誰結!”

我爸想要阻攔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話都放出去了,而且,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你這個兔崽子,人家都主動打電話來了,你就不能服個軟嗎?你!”我爸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動手打我。

“爸,我冇做錯,為什麼要服軟?而且,這件事情涉及到原則性的問題,如果是其他的小事,我哪怕磕頭賠罪都行。”

我滿腹委屈,內心更加煩躁。

我不想跟我爸再爭辯下去了,走出家門,坐在公園裡發呆,腦子裡回憶著我跟張萌的點點滴滴。

我跟張萌在一起,完全是個意外。

當時是一場聚會,我看上了另外一個叫陳在青的女孩,但聚會結束後,我喝醉了。

第二天醒來,張萌就如同貓咪一般的躺在我邊上,我們兩什麼都冇穿。

作為一個成年人,我自然知道,什麼事情都發生過了。

我當時特彆愧疚,雖然不喜歡張萌,但事情已經做了,我是個男人,就必須承擔起責任。

從那天開始,我們就開始約會,談戀愛,直到舉辦婚禮。

張萌長得也漂亮,家境不比我家差,除了有點兒公主病,我還是比較滿意的。

但直到慢慢瞭解後,我才知道她有一個談了七年的前男友,宋元。

這件事情是我心中的一個疙瘩。

倒不是我有處女情結,而是七年的愛情長跑,他們的感情肯定很深,不是特彆的事情,很難輕易說斷就斷掉的。

但張萌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證,她跟前男友宋元徹底翻篇了。

我也很信任她,但冇想到,婚禮現場,她給我來了這麼一套驚喜。

我不知道張萌跟宋元在化妝間裡的那二十分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在張萌態度堅決的轉身要見宋元,在我拚命敲門也不肯開的那一刻,我就已經徹底對她失望了。

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能夠比婚禮還要更重要的。

我更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純友誼,分手後還是朋友之類的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