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這種說法,可憐了大白。

“那我讀的書也少啊。”

“可你寫的書挺多的。”

桑元就喜歡聽這話,怎麽聽都覺得心情愉悅極了。

白止忽然想到自己廻到係統空間,發現自己的工作失職,讓主人白白折騰那麽多趟。

他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