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的南慕晚,是羲和最愛的女人。

他愛她純潔無瑕。

他愛她單純善良。

能娶的如此美妙的女子作為妻子,他曾覺得自己是天上天下最幸福的男子。

她溫柔賢淑,每日為他穿衣束髮。

她蕙質蘭心,將府邸裝扮得彆具一格。

她任勞任怨,支援羲和在外的一切要務,平和各個神仙府上的關係,將這天上地下打點得井井有條。

她曾經受過的孤苦,在羲和眼中是那樣的疼惜。

他曾在新婚洞房那一夜,朝著天地發過誓:“我羲和,此生隻會愛南慕晚一個人,南慕晚的幸福是我此生奮鬥不止的動力。”

他取了這世間最華美的珍珠,隻為給她一場盛世婚禮。

他砍了神級古惡獸的首級,向天帝求了一顆可治癒她從孃胎裡帶出來心悸的藥。

羲和的母親嫌棄南慕晚是地靈,不配和天界的神仙婚嫁,羲和寧願和母親恩斷義絕。

從此再無人敢言地靈配不上天神的話。

也從此,天上地下,大家都知道那位被寵在太陽神羲和心尖上的南海女神——南慕晚。

她出行,千萬天兵隨從。

她吃喝,時間絕無僅有。

她懷孕,羲和恨不得心和肺都掏出來幫她承受孕期的難過。

她生產,羲和移平了愚公背上的山,隻為泄憤自己的無能承擔妻子的痛。

一雙兒女出生。

更是大辦酒宴,讓佛祖來請賜了名字,給了南慕晚這天上地下獨一份的榮光。

太陽神的妻子,成為了多少人眼中無法豔羨的對象。

男慕羲和。

女妒南慕晚。

這一對神仙眷侶,幾乎成為了月老廟之中的夫妻榜樣,成為情侶典範,甚至已然超越了牛郎織女。

便是天帝和王母也是自歎不如他們的恩愛程度。

“羲和都如此了,南慕晚是真的不知好歹。”

“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修煉什麼禁術,南慕晚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那一雙兒女,多麼可愛啊,彆人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孩子,竟然……哎……”

“這真是蛇蠍心腸,絲毫不懂得珍惜,到後來竟然會為一個鮫人背叛羲和,可悲,可泣!”

羲和一雙拳頭緊緊攥在一起。

他眼中泛著漣漪。

回顧著過去的美好,他心頭的恨就越發的強烈。

南慕晚,為什麼!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

南慕晚,你自始至終,是不是根本就不曾愛過我,不曾愛過我們的孩子,不曾愛過我們的家!

一聲動容的哭泣,驚動了在坐的其他人。

是羲和府邸上的百草奶孃。

百草奶孃一直在照顧羲與南慕晚的孩子。

“那一雙龍鳳胎,真的特彆漂亮,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孩子。”

“他們那時,四歲,那麼小啊,一口一個奶孃的喊我,讓我帶他們去找母親。”

“他們說愛母親,全天下最愛的就是母親,連父親都不能和母親比較……他們那麼愛你,南慕晚,你知道嗎,你的女兒夜靈,你的兒子辰星,在這天上地下最愛的是你啊……是你啊,你到底怎麼忍心……”

百草奶孃的哭聲,慟人。

讓一直冇有情緒的南慕晚,眼眶也泛起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