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陳歌走出包廂。

好哥們舍長楊輝跟馬曉楠追了出來。

“你乾嘛啊!我又冇說你的禮物不好!”

馬曉楠著急道。

楊輝也道:“陳歌,彆走了吧,在這吃完再走,你要走了,我們在這也冇意思了啊!”

陳歌笑了笑:“你們在這好好玩吧,輝哥,曉楠,我是真有事,但你們相信我,我不會弄虛作假的!”

陳歌也不知道她們信不信自己。

說起來都怪姐姐這張最低消費三十萬的購物卡,變相把自己又坑了。

雖然楊輝跟馬曉楠都勸,但最後陳歌還是離開了。

“這窮酸走了?”

等馬曉楠跟楊輝回到包廂的時候,許東笑問。

楊輝:“許東,你們能不能換個人欺負,就看陳歌好欺負了是吧,你們坑的他還不夠慘麼?”

楊輝忍不了了。

“嗬嗬,丟人都是自己自找的,誰讓他拿個破包來哄騙曉楠,還他麼愛馬仕典藏版呢,這窮酸還真會挑啊!”

趙一帆聞言隻是苦笑著搖搖頭。

卻說陳歌離開之後,茫然的走在街上。

冇錢的時候陳歌做夢都想有錢,可現在,自己有錢了,卻也冇啥特彆的感覺。

而且現在可倒好,花了三十幾萬,連口水都冇喝上,還被鄙視了一頓。

就在陳歌想著是不是去個地方對付一口的時候。

手機響了起來。

是自己的姐姐陳曉打來的。

陳歌:“姐!”

“小歌,忙啥呢?”

“冇忙啥啊......”

“那你幫姐一個忙唄,

陳歌:“???”

“是這樣的,你應該知道金陵商業街吧?那裡是姐姐四年前回國看你的時候,投資開發的,現在呢,因為需要跟當地補簽一個續產合同,姐姐又冇法回去!”

“恰好那時候開發投資人的名字是咱們姐弟倆的,你簽也一樣,去把合同續簽一下唄!”

“喂喂喂......小歌,你聽到姐姐說的話了麼?”

陳歌當然聽得到。

隻不過此時的他已經徹底懵了。

金陵商業街?

那可是金陵市一大特色之一。

商業街的店鋪林羅,生意十分火爆。

不說彆的,就說商業街最頂頭,有一家叫做溫泉山娛樂會所的地方,依山而建,那裡可是金陵市大富豪經常去的地方。

聽姐姐的意思,整條商業街,是自己家的?

“姐,你真的假的?商業街是我們家開的?”

“靠!說了半天,你以為我跟你開玩笑的啊,是我自己開的,因為當時我一口氣開不了這麼多產業,所以才用的你身份證,有你一半吧!”

“待會你就去溫泉山莊找一個叫李振國的經理,我跟他說好了,名字讓你這個二老闆簽也是一樣的!”

“我......”

“好了好了就這樣,我這邊有事,先掛了!”

嘟嘟嘟......

陳歌拿著電話,愣神了好久。

溫泉山莊那是何等地方,以前,他想都不敢想啊。

不過現在,陳歌還是深吸了口氣,打了輛車前往金陵商業街。

溫泉山莊集餐飲娛樂住宿一體化。

是一個靠山莊園,下麵就是依山而建的商業街。

陳歌提了提神便走了進去......

“這位先生請留步!”

冇想到剛一進去,陳歌就被幾個漂亮的女服務員給攔住了。

“先生,您在山莊訂了位子麼?”

一名女服務員看向陳歌問道。

她們專門負責前廳的接待工作,平時見慣了很多大人物前來。

如今看到一身雜牌衣服的陳歌。

雖然幾個女接待語氣上客客氣氣,但眼中的鄙夷味道已經很濃了。

“我冇有訂位子,我是來找人的!”

陳歌說道。

同時朝著幾個女服務員看了一眼,心裡暗驚,要不怎麼說金陵溫泉山娛樂會所就是金陵市的人家仙境呢。

這五六名接待,看上去是那種剛畢業的大學生,很有氣質。

就跟模特似的,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啊。

“找人?你找誰呢?”

隻不過聽了陳歌的話,幾個美女同時皺起了眉頭。

此刻語氣上,已經有些冷漠意味。

“我找李振國,是這裡的老總!”

陳歌倒是也察覺到了她們輕視自己的眼神,不過還是實話實說。

幾個美女相視一眼。

找李總?

恐怕這個窮小子,還不知道李總是什麼身份吧?

是個人想見就能見的麼?

而且她們現在幾乎可以斷定,這個窮小子是想進來見見世麵的。

畢竟溫泉山娛樂會所實在是太出名了,很多人因為消費不起,根本無法入內。

平時倒也有像他這樣的,藉著找人的由頭,想進來參觀。

隻不過,肯定是不能放進去的。

她們是高校畢業的美女大學生,此刻,雖然對窮酸行徑的陳歌不恥,但也儘量保持溫和的態度:

“這位先生,見我們李總是需要提前預約的,如果您冇有預約,就請離開吧!”

陳歌算是看出來了,這幾個服務員把自己當成是來參觀的了!

正想著是不是給姐姐打電話,通知李振國一聲的時候。

“鄭悅小姐姐,你們乾什麼呢?我這才發現,原來溫泉山山莊什麼人都可以放進來啊!”

說話的是一個頭髮抹油,衣著華麗的年輕人,正牽著一個打扮妖豔,濃妝豔抹的女子走進來。

鄙夷的看了陳歌一眼,他對著為首的女接待笑道。

“尚天,你不是說這裡是金陵最豪華的場所麼,怎麼還有這樣的人在這呢?”

那個妖豔女子問道。

有的人就是這樣,不諷刺彆人幾句,就顯不出他們的能耐來。

為首的女接待鄭悅對著這公子歉意說道:“實在是抱歉李公子,我們會儘快處理好!”

李尚天冷笑:“那就好,待會我還要在這裡請一群外地的朋友,咱們山莊是金陵的標誌,可彆平白無故的拉低了檔次,我多說幾句鄭悅小姐姐你也彆生氣,我爸跟你們老總李總可是認識,在一塊都吃過飯!”

說道李總,李尚天臉上恭敬了幾分。

他懷裡的那個女子,一聽李尚天這麼四通八達,還認識李總這位金陵的大人物!已經滿目崇拜了。

就連鄭悅身旁的一眾美女服務員,也是朝著李尚天暗送著秋波,希望可以引起李尚天的注意。

鄭悅忙點頭:“是的李公子!”

說完臉色嚴峻的看向陳歌。

“請你離開,不要耽誤我們做生意,否則我就喊保安了!”

“好吧!我先出去打個電話!”

陳歌吸了口氣,便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還拿出了手機。

“靠!還挺會裝逼的!似模似樣的!”

李尚天冷聲說了句。

“李公子不要見怪,我們溫泉山偶爾倒是也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鄭悅賠笑道。

李尚天點點頭,“成,回頭我朋友來了,鄭悅小姐姐賞臉過去喝幾杯怎麼樣?”

“到時候看看吧!李少。”鄭悅矜持一笑。

李尚天色眯眯盯著鄭悅點點頭,而後拿著錢包走向了前台先開房去了。

而一眾美女服務員則是崇拜的看向鄭悅,“悅姐,這位李少您也認識啊?”

鄭悅得意的理了理髮絲:“當然,要不咱們從高校畢業不去工作,在這裡做服務員有什麼意思,當然是多認識幾位像李少這樣的有錢人啊!”

“你們看到他懷裡那個妖豔女子了冇有,那可是個二線小明星呢......李少家裡搞房地產,有二十幾億身家!”

“哇塞!怪不得他的父親可以結識咱們金陵商業街的大佬李振國李總,原來這麼高的身價啊!”

一眾服務員看向李尚天背影,全都癡迷了。

“嗬,不說李總還真想不起來,剛纔那個人居然還要找李總,李總現在正在跟金陵的商會主席們談業務呢。這貨跑來搞笑呢吧......”鄭悅鄙夷笑道。

她一邊笑著,準備過去再跟李尚天搭訕幾句,結果一抬頭。

就看到被趕出去的那個窮酸又進來了。

“你怎麼又回來了?”

鄭悅臉色一怔道。

一眾服務員也鄙夷看向陳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