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盛世酒店。

精心佈置的婚禮現場此時一片狼藉,杯子、蛋糕扔的遍地都是!

薑疏一襲潔白婚紗,攥著她的準新郎沈長青寄給她的一封婚禮邀請函,孤零零的站在偌大的舞台上。

他要結婚了,但新娘並不是她,而是她的好閨蜜慕婉兒!

就在幾分鐘前,沈長青在電話裡咬牙切齒的告訴她:“薑疏,實話和你說了吧,我從未愛過你!和你在一起都是逢場作戲,不過是為了你們薑家的財產!”

“這幾年為了忍受你的霸道不講理,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嗎?終於,我再也不用麵對你那張讓我噁心的臉了!”

薑疏這才知道,原來,幾日前,爸爸忽然被人查出逃稅被捕,媽媽從高空墜落昏迷不醒,這一切都是沈長青乾的!

昔日的美好一幕幕浮現,他曾擁她入懷,說她要星星,他都為她摘。

現在,沈長青卻給了她致命一擊,讓她徹底一無所有!

她之前怎麼冇發現,那些深情都是他裝的!

“喲,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雲城第一千金薑大小姐嗎?聽說以前都不低頭看人的呀,怎麼成了二手貨啦!”忽然有東西朝著台上扔去。

“哈哈哈,不會吧不會吧竟然真的有人在婚禮上被拋棄,讓我看看是誰!哦,原來是薑家的小公主薑疏啊!那冇事了,因為她活該哈哈哈!”

“薑小姐,冇了薑家的庇護,還有人敢娶你嗎?!”

嘲笑聲一聲比一聲高。

她看到了大家眼裡的諷刺,聽到了她們語氣裡的嘲笑。

那些話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匕首在她的身上隨意割傷,卻再也不會有人出來護著她了。

爸爸在時,誰人見她都得恭恭敬敬叫一聲薑小姐,現在,牆倒眾人推!

雲城第一千金婚禮現場被拋棄,這樣的新聞,難道不足震驚整個雲城嗎?!

沈長青擺明瞭是想看她被笑話!

偏偏,薑疏不如他的願!

薑疏沁著薄霧的淚眸掃向台下,角落裡一個坐在輪椅上看著自己的銀髮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薑疏下台,她提著裙襬路過眾人,不顧他們異樣的眼神,衝著他走去,每一步都堅定無比。

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震驚不已。

薑疏要乾什麼?

“你,敢不敢娶我?!”

女人清冷的聲音自安靜的禮堂裡響起來,帶著幾聲迴響,那張漂亮的臉蛋上帶著幾分破碎的美感。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緩緩抬起頭,確定這句話是對自己說後,眼底閃過一絲驚訝。

迎上他的臉,薑疏的瞳孔跳躍了一下。

男人生的很好看,五官精緻,棱角分明,劍眉下是一雙好看的丹鳳眼,雙眼皮下睫毛濃密又長。

他瞳仁很黑,目光看著薑疏時,像是一團化不開的墨,右眼角的那顆美人痣帶著幾分不經意的撩。

隻是,目光上移,銀灰色的頭髮下,額頭一片疤痕,觸目驚心,看著便讓人覺得可怕!

可即便如此,還是藏不住男人的魅力,他的氣場是極強大的,甚至帶著幾分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薑疏想:這樣的人,若是個健全的人,該是怎樣一個令女人瘋狂的角色!

這時,禮堂裡有人驚出了聲。

“這竟然是湛三少?!”

“二手貨竟然要嫁給湛三少?”

“等等,這湛三少不是被送出國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他平時可從不參加什麼宴會,他怎麼會在這兒?”

湛寒霆——雲城第一世家湛家最不受寵的私生子。

因為一場火災,他失去了雙腿,脾氣也變得古怪。

湛家人三年前將他送出國,冇想到他竟忽然回來了,還出現在薑疏的婚宴,實在稀奇!

湛寒霆瞧著薑疏,本抿成一條線的薄唇輕啟,他嗓音清冷富有磁性的問:“為什麼是我?”

“不出意外,應該冇人敢嫁給你吧。”薑疏看著他,笑的自嘲,“不出意外,應該也冇人敢娶我。所以,我們正合適。”

聞聲,湛寒霆嘴角不自覺的勾起弧度,他壓著嗓音,懶洋洋的說著,“薑小姐,我冇錢。”

薑疏不以為然,“我可以賺!”

湛寒霆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眸含著淺淺的笑意,他淡淡開腔:“我是個私生子。”

“那不重要。”

“我這腿,這輩子都站不起來。”湛寒霆仰臉,眸光深邃的望著薑疏。

薑疏嗤笑,站起來的會劈腿,還不如站不起來的!

他試圖從薑疏的眼底看出一絲退縮的情緒。

可是她冇有,她迎上他淡如水的雙眸,說:“我照顧你一輩子!”

嘖,還有這種好事兒?

湛寒霆嘴角揚起一抹弧度,瞳孔裡的深邃清楚的映著他的性格,他不好惹,城府很深。

全場人都以為,薑疏要被拒絕了。

薑疏的心,也不由得忐忑了幾分,她會被拒絕嗎?

誰知,三秒後,禮堂裡傳來男人沉磁好聽的聲音,他說:“好啊,我娶你。”

隨著湛寒霆的聲音落下,現場傳來了一陣驚呼聲,眾人議論紛紛,覺得不可思議。

薑疏瞬間鬆了口氣似的,眼眸含笑,笑的明媚,誰說她冇人娶!

薑疏放下裙襬,溫柔看他,“我可以吻你嗎?”

湛寒霆微怔一瞬,嗯?

湛寒霆冇來得及拒絕,薑疏已經站在他的麵前俯身,她一手捂著身前衣領,抬眼看向湛寒霆,猶如高高在上的白天鵝,願意為了心愛的人放下身份去親吻他。

薑疏微微閉上眼,睫毛捲翹又長,挺翹的鼻梁下,紅唇又撩又誘人,迷人的香與她一同朝著湛寒霆撲麵而來。

湛寒霆霎時間喉嚨滾燙,不禁嚥了下口水。

薑疏軟軟綿綿的吻落在了他冰涼的唇上。

湛寒霆的心尖輕輕顫了一下,他看著眼前的女孩,眼神有些許暗淡。

隻有在這種時候,他才能引起她的注意,對嗎?

薑疏睜眼,一雙美眸勾人魂似的,她笑靨如花,“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湛寒霆沉下眼,攥住薑疏的手,忽然勾住她的腰肢,將她拉入自己懷中。

薑疏跌坐在湛寒霆的腿上,他抬手挑起薑疏的下巴,對視著女人美的驚心動魄的雙眸,他問:“不後悔?”